undefined

 

上午的氣溫隨著太陽漸升越發炎熱,一旁的河道也反射出粼粼波光,將街道映照成金色,輝煌的幻影仍籠罩著這座受到聖馬可守護的城市。行走在這裡唯一的好處大概就是相對悠閒,明明是七月,跟永久城相比實在沒什麼遊客。畢竟水都威尼斯熱鬧的時節不是現在。

如果可以還真想跳進水中,這麼想的我閑晃到了座教堂,有著相當規模:文藝復興早期的素雅結構,由細長的柱體架起立面,點綴玻璃花窗、尖塔等哥德元素,站在門前覺得巍然。教堂前方規劃的廣場也刻意淨空,將腹地拉長,與周遭擁擠的街道相比,更突顯它的地位不凡。我並不知道這間是隸屬於方濟會的榮耀聖母教堂,畢竟當時我沒有藝術史知識,完全是走馬看花加探險。不過入場費2歐還看得懂,畢竟來都來了,進去看一看有何不可呢?

跨進門內有如進入洞天,不同建築外部給人的印像,教堂內部使用了厚重的圓列柱將整個空間搭起,結合四分拱頂與紅白相間的稜格地磚延伸至教堂末端,而位於該處的正殿發出強烈的光線,從視覺的盡頭射到我身上,讓我沒辦法將視線移開,直朝著正殿移動。

延著中廊,昏暗的室內以及教堂的薰香,使我開始失去空間感。四周雖然有陳設許多作品,但我唯一的想法是朝著光線所在的地方前進。在中廊盡頭,有道厚實的牆堵區隔了正殿與其它空間:聖壇屏,區隔聖與俗的屏障,僅能穿過中間的開口出入;壁面及牆頭都安有聖像,守望著每一位進入聖所的人。這樣的設計也產生聚焦作用,聖壇屏的開口讓光線集中起來,使得進入教堂的人視線被引導至正殿。

我在進入正殿時被當下的景象懾住,無法動彈、無法言語、無法思考、腦袋一遍空白。身穿紅衣藍袍的馬利亞腳踏雲朵、身在榮光中,受到天使的簇擁;耶和華在上,準備為她加冕;下方則是為異像驚訝的眾人。提香《聖母升天》,教堂的主祭壇畫,訴說耶穌的母親─馬利亞肉體升天的傳說。踏進教堂前我便知道這幅畫在等著我了,畢竟售票亭以及門票都看得到。但是原作的震撼與圖板截然不同:正殿比教堂其它區域來得高聳,祭壇牆面鑲滿繪有灰色畫的玻璃花窗,使得穿過聖壇屏的瞬間視野豁然開朗;抬頭看到位於正中央的巨型祭壇畫,畫面使用的鮮豔色彩與人物戲劇性姿勢形成動視感;代表榮光的金色則與透進來的光疊合,使得畫布隨著光照延展,充斥整個正殿。觀者有如親眼見證傳說,看見馬利亞被提升的瞬間。而在這一刻,整個場域成為永恆:雖然稍縱即逝,但時間不再有意義。

這是我唯一次被誘發司湯達爾症候群。也是第一次感受到班雅明所謂的靈光。不過理解這些經歷是怎麼一回事又要到很久以後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靈魂之窗 的頭像
靈魂之窗

靈魂之窗

靈魂之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