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作了個夢,
夢見我來到哈爾濱;
在繽紛朦朧的無盡冰雕裡流連忘返,
踏著雪花,數著樹掛,看見了日出!

醒來後,仍久久不能自己,
回想著夢裡一景一物,
第一萬次下定決心,我一定要去走走。


第一次聽到哈爾濱這個地名,
是在梅濟民教授寫的『北大荒』裡;
或許是他筆下的東北太美太浪漫,
使那時的我產生了一股近乎崇敬的嚮往:

神秘的長白山、寧靜的乎倫貝爾草原、
如夢似幻的雪野樹海、松花江溫柔的呢喃…
像透過輕紗的神秘星光,無比無比的動人!



國小五年級,在一次說話課的考試裡,
老師要求大家自己準備一篇演講稿上台發表,
我思索著,想把北大荒拿出來和同學們分享!

當時,媽媽買了一套『山河風情』的大書,
我吃完晚餐後,立刻抱起"松遼東北"躲進房裡;
翻了幾頁,就發現裡面一篇介紹哈爾濱冰雕的文章。

亮面的書頁上,照片裡的冰雕是那樣光華奪目,
我把這篇介紹讀了一遍又一遍,仍然捨不得放下,
我認識了冰雕、樹掛、霜花,參與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窺探了那遙遠的冰雪節,繽紛神奇的美妙盛況;
從那個時候起,我就告訴自己:

除了羅凡尼米,還有哈爾濱,
我一定要去哈爾濱看冰雕!



記得那篇演講,分數不錯,卻實在冷門,
相對於其他同學精采的故事與逗趣的笑話,
班上只有幾個小朋友聚精會神的在聆聽;
但我很開心,那段準備演講稿的日子,
令我認識到更繁華,更璀璨迷人的哈爾濱,
開啟了自己全然不同以往的視野!


和芬蘭一樣,哈爾濱也是個寒冷的國度,
每次當我意飛神馳,媛媛總是不解,
為何我老夢想著要跑到那麼冷的地方?

其實,我只覺得不論北歐或東北,
都有那麼一種純淨自然的歡樂與美麗;
即使現在很多地方已過度商業化,失卻了靈氣,
卻仍難掩她們那遺世獨立的意境與風情。



有時不禁猜想著,在那麼冷的地方
會特別珍惜溫暖的人們,一定也特別幸福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靈魂之窗 的頭像
靈魂之窗

靈魂之窗

靈魂之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