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開春以來,中國股匯雙殺的局面,令人傻眼和措手不及;人民幣重貶、A股狂瀉等多重挑戰,波及全球金融市場,這也招來連串唱衰的聲浪。

  包括「金融大鱷」索羅斯、「末日博士」麥嘉華及星展銀行執行長高博德(Piyush Gupta)等全球金融大咖齊聲唱衰中國。

  其中,索羅斯直言,中國經濟已逼近危機邊緣,令他想起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只是這次引爆點恐怕在中國。

  索羅斯在斯里蘭卡舉行的經濟論壇中表示,中國已難找到新的成長模式,現在透過人民幣貶值,將自身問題轉嫁到全球;加上美國啟動升息循環,也將對開發中國家形成進一步衝擊。

  他指出,中國經濟結構調整問題已逼近危機邊緣,A股大跌更拖累全球股匯市開年後遭到大規模拋售,令他想起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只是這次引爆點恐是在中國。

  星展銀行執行長高博德(Piyush Gupta)也說,人民幣重貶才是中國經濟的最大風險,而非製造業活動降溫,因中國企業債台高築,且發行大量美元計價的債券,其中大部分沒有避險。

  他預測,一、兩年內將會看到很多中國企業破產,就像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後的東南亞國家,當年這些國家企業就是發行大量未避險的美元計價債券,當償債能力受到質疑,於是引爆一連串企業倒閉潮。

  根據中國官方統計,截至去年9月底,中國未償還的外債總額達1.53兆美元;高博德預估,在接下來一年,中國將會放手讓更多企業債務違約,藉此解決產能過剩問題。

全球石油供給過剩之際,中國股匯市震盪進一步摜壓油價,國際油價跌破每桶33美元關卡,跌幅超過3%,紐約西德州中級原油重摔至12年低點,倫敦布蘭特原油亦刷新逾11年低價。

  紐約商品交易所(Nymex)西德州中級原油2月期貨價,周四盤中一度跌深超過5%,重跌至每桶32.1美元,寫下2003年12月以來最低水準。

  倫敦北海布蘭特期油亦失守33美元關卡,盤中大跌至每桶32.16美元,創下2004年4月以來新低。

  分析師表示,中國經濟不確定性和波動加劇,是引發周四國際油價狂洩的原因。

  野村證券石油和天然氣分析師Gordon Kwan指出,中國政府允許人民幣貶值的幅度大於預期,引發市場擔心中國整體出口狀況,悲觀情緒在市場蔓延拖累周四中國股市崩跌。

  由於投資人憂心資本外逃和中國的經濟成長,中國股市周四暴跌,開盤約30分鐘便停止全日交易,寫下25年史上最短交易日。

  IG駐墨爾本市場分析師尼克森(Angus Nicholson)表示:「人民幣貶值將衝擊中國對石油的需求。」美元兌石油購買國的貨幣升值時,通常代表石油需求可能下滑。

  中國為全球第2大經濟體,同時也是全球第2大石油消耗國,任何製造業活動趨緩的跡象,便可能意味著對石油需求減弱。

  此外,中東地緣政治緊張情勢升溫,也削弱市場對石油輸出國家組織(OPEC)減產的期望,如此一來全球石油供需嚴重失衡依舊,也將持續打壓油價。

中國人民銀(央)行引導人民幣走貶為全球引爆新一波股災。中國股市周四開市15分鐘崩跌逾7%,再度啟動熔斷機制即提早休市,歐美股市受此連累應聲倒地,金融巨鱷索羅斯(George Soros)甚至警告恐爆金融危機。所謂“熔斷”制度,就是在期貨交易中,當價格波幅觸及所規定的點數時,交易隨之停止一段時間,或交易可以繼續進行,但價幅不能超過規定點數之外的一種交易制度。由於這種情況與保險絲在過量電流通過時會熔斷而使得電器受到保護相似,故形象地稱之為熔斷制度。

  繼亞股之後,歐美股市也相繼躺平,歐股周四接近中午時Stoxx 600歐股指數大跌2.6%,英國與法國股市跌幅均在2%左右。美股開盤亦蹲低,道瓊工業指數大跌264點或1.6%,標普5百與那斯達克指數則分別重挫1.6%與2.2%。

  全球股市今年面臨史上最黑暗的開年,據統計至周三為止,全球股市市值已蒸發2.5兆美元。

  索羅斯同時警告2008年金融危機可能重演,他周四在斯里蘭卡一場經濟論壇表示:「中國已出現重大的調整問題,我認為這已瀕臨一個重大危機,因為就我觀察金融市場的種種情況,這讓我想到2008年金融危機前就是類似的情形。」

  投資專家認為,周四引爆全球股災的禍首為人民幣貶值,不僅代表中國經濟情勢亮紅燈,另一個問題是可能引發其他亞洲貨幣競貶,讓中國經濟前景更加雪上加霜。

創作者介紹

資源回收

singl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