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318到柱家軍事件,國民黨都觸及了「程序正義」的底線,換柱事件中,國民黨已在七月十九日開會通過提名了洪秀柱擔任國民黨2016總統大選的候選人,且洪秀柱是通過了國民黨設下的重重關卡,突破民調而出線的,於情於理,都不應該以臨時全代會的方式,將之換下;再不然,朱立倫也應該按洪秀柱模式,以民調決勝負,此才擁有柱下朱上的正當性,但顯然地,朱立倫並沒有這樣做,這就是棄國民黨內外支持洪秀柱者的民意不顧。
再者,當日換柱投票之時,明明有黨代表帶著連署書,表示想要「不記名」投票,台上的主持人林豐正,卻以「此一百人未到台前」為由,硬是不讓該員將連署書送交,而取原案「舉手表決」,這是何等荒謬之事,台上當然可以質疑連署的真假,那就應該公開查證,檢核連署人員是否到齊,不應以一、兩句話,就將提案人架離開。如此泱泱大黨、百年老店,居然當著全國人民的面前,如此踐踏民主,可謂荒謬至極。

國民黨總統參選人朱立倫今天說,作出參選決定,一定會遭萬箭穿心,但這是為能給台灣下一代有一個選擇。對於遭批評誠信破產,他說,這個痛苦的壓力,「我想這個比哭還嚴重」。
朱立倫從今天起請假,投入總統大選,他上午接受「蔻蔻早餐」廣播節目專訪,由於多次表明不參選2016、帶職參選等作法,遭外界批評誠信破產,他作出相關說明。
主持人周玉蔻問到,這是不是這輩子被罵最凶的字眼?朱立倫說,「沒有必這個更嚴重了」「我想這個比哭還嚴重」,不過,他一切都自我承受。
決定參選總統,他說,這不是為了國民黨,「是為了台灣我們的下一代有一個選擇,為了我們台灣人民有一個選擇」。
朱立倫說,做一個正常的為人父、為人夫的人,或者自己是這麼重視個人名譽的人,「我相信都無法承受」,但是最後想到了「莫望初衷」這4個字,也就是17年前為何出來參選立委,就是為了能夠改變社會,讓下一代更好,讓台灣未來更有希望。
他質疑對手,總統候選人如何捍衛國家訂位?如何去維持現狀?如何改善兩岸關係?「不應該以4個字『維持現狀』就帶過」;此外,能源政策,對手說保證10年不漲電價、永遠不缺電,對此,他問主持人周玉蔻,「寇寇姐,你相信嗎?」;社會住宅,對手說要蓋20萬戶,那麼請問地在哪裡?錢從哪裡來?都應該講清楚。
朱立倫強調,他不打負面選戰、也不打藍綠對決,但對手蔡英文曾經提出「兩國論」,蔡英文的「維持現狀」,是要維持什麼時候的現狀?
他說,前總統陳水扁直證實,就想要改變中華民國,試想,今天如果民進黨全面執政,從中央到地方是壓倒性的,「這樣情況,我不知道單憑媒體監督力量,或國會極少數反對黨力量,就可以擋得住?這時候,我們還有什麼制衡?」;否則如果只有一個壓倒性的候選人,人民還有什麼選擇呢?
不過,由於朱立倫的民調未見起色,朱立倫坦言,,這是從政以來最大挫敗,但希望能讓自己在挫折當中學會檢討,讓自己在失敗當中學會站起來,「我想很多國人都希望我們的領導人士有經驗這些挫折、失敗」。

台大政治系教授張亞中15日投書平面媒體,「別讓臨全會變籌安會」,直批朱立倫是袁世凱。張亞中投書指出,1915年的「籌安會」,目的其實只有一個,就是要推翻孫中山先生所創建的民主共和,恢復帝制,讓袁世凱登基。整整100年後,2015年10月初,朱立倫等國民黨高層大聲疾呼:我等身為中國國民黨黨員,本黨之存亡,即國家之存亡,豈能苟安漠視、坐待其亡?特邀集同志,召開臨全會,以籌立委少輸、本黨延續、國家之安。
這個當代的「籌安會」,目的也只有一個,就是「換柱推朱」,不顧體制社會觀感,自己要當老大。民國初年的籌安會,讓袁世凱坐了83天的皇帝,朱立倫發動的「當代籌安會」,可以讓朱立倫風光多久?現在看來,不到一百天。朱立倫當然在功業上不能與袁世凱相比,但其破壞制度所為,將與臨全會的所有諸公,一起載入民主史冊。
他說,朱立倫召開臨全會的舉措,已經讓所有政治學者瞠目結舌。經過初選產生的候選人,可以在投票前百日被主席拉下馬來,換自己上場,在全世界的民主國家也屬首例。張亞中批評,一百年前的「籌安會」,理由也一樣冠冕堂皇,又是救黨,又是救國,更是救人民,但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要袁世凱當皇帝當老大。百年後的臨全會,理由仍然冠冕堂皇,但格局小了許多,只是為了立委少輸幾席。
他認為,國民黨中央不僅要違反初選制度,又要洪秀柱做「國民黨的岳飛」,以「兩岸主張違反黨意及主流民意」為名,讓她受「莫須有」之冤,最後還要她為黨團結忍辱,做「台灣的阿信」。
另外,資深國民黨員、佛光山開山宗師星雲昨也投書《中國時報》,質疑「國民黨的腦袋在哪裡」;他說,「亡黨的時間不遠了,因為這是搞分裂啊!」中國國民黨一百多年的歷史,就以現在最為「亂七八糟」。現在換柱的問題,事關重大,這不但會造成國民黨分裂,甚至造成亡黨的可能。
星雲說,洪女士人雖瘦小,但意氣風發,志在黨國。政治人物,只講政治理念,不論身材高低,所謂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佛教又有云:「丈六金剛摸不著頭腦」,我們要請問:「國民黨的頭腦摸得著嗎?」

這樣的國民黨 還是倒了好 - 陳長文

2016年選舉,國民黨在總統與立法院都陷入了極大的困局,筆者對國民黨的表現(尤其是立法院)雖然頗有意見,但基於對兩岸關係穩定的期待,原來還是比較傾向投給國民黨。但最近的兩件事,看到國民黨荒腔走板的表現,實在覺得,不管是總統或立委,我的票已投不下去了,忽然覺得,這樣的國民黨,可能還是倒了好。

先來看總統,朱立倫從眾人催請仍不選總統,到決定跳出來參選,以違反程序正義的強勢作為,要換柱而代之,激起挺柱者在內社會大眾的許多憤怒,洪的選情低迷雖是殘酷的現實,但破壞了程序正義,違反正派理念,這一點就足以對朱立倫的選舉構成重大扣分。

然而,朱立倫這一記破壞正義、自傷形象的重手,國民黨詮釋其出發點是「救黨」,特別是要救已在停屍間門口徘徊的國民黨立委選情,但下一個問題是,現在這樣的國民黨立委值得救嗎?

國民黨立委在立法院裡無能顢頇的居多,遠的作為不說,就拿最近的農舍案來看,再次斬釘截鐵的告訴國人,這樣的國民黨立委全部落選,也不會有人惋惜。

17位國民黨立委干預農舍辦法,強勢運作,要把已公告實施的《農業用地興建農舍辦法》修正案,從「備查」,改為「審查」,為翻案做準備。筆者要問,有意代表國民黨角逐總統的朱主席與洪副院長,有這種國民黨的立法委員,國民黨還需要救嗎?

1999年,國民黨在《農業發展條例》修正案上棄守農政專業,開放農地自由買賣。這15年來,台灣田野變色,農田被一幢幢的豪華農舍割得支離破碎,國土沉淪、山河哀泣,政治人物們卻裝聾作啞,不敢吭聲。好不容易,出了一位令人稱「讚」的農委會主委陳保基,願意開罪既得利益者,推動《農業用地興建農舍辦法》的修正,把農舍起造人限於有農保、健保第三類農漁會會員及真正有務農證明者,希望杜絕非真正務農的人持續買賣炒作農地,傷害台灣農田。

平實言,陳保基的動作雖然晚了些,因為許多的傷害已然造成。但這「亡羊補牢」的努力,卻被17位國民黨立委橫加干預,國民黨立委的心中、眼中到底還有沒有「台灣利益」這四個字?連署提案將修正案改為審查的立委,分別為台聯黨團及國民黨立委陳超明、許淑華、廖正井、蔡錦隆、馬文君、鄭天財、呂學樟、徐志榮、簡東明、陳根德、孔文吉、王進士、廖國棟、翁重鈞、詹凱臣、王廷升、顏寬恆等17人。

國民黨也真的是讓人啼笑皆非,不管是總統還是立委選情,除了兩岸關係外,選民本都已經快找不到投票給國民黨的理由與動力了,這群國民黨立委卻還急急忙忙的透過農舍案「猙獰現形」,好像真的很害怕選民會不小心「誤投」國民黨。

如果,這就是朱立倫要救的「國民黨」,那麼我要告訴朱主席,這樣的國民黨不救也罷。

如果朱主席對此事沒有強硬的表態反對,也代表他沒有一個身為領袖該有的擔當。我也呼籲,不管總統與立委,全民都應拒投國民黨,好好的在這次選舉制裁國民黨,乾脆把國民黨「打掉重練」,這樣對台灣、對國民黨也許才是好事。

而最後,我也想請馬總統與蔡英文主席為此事說個公道,馬總統已無連任懸念,請為國家利益說說話。而蔡主席,很可能就是下一任中華民國總統,也沒有資格在這個重要議題中缺席。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資源回收

singl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