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 7 年以來,全球經濟處於寬鬆貨幣所架構的虛幻成長中,當鬧鐘響起,回歸經濟現實面時,恐怕就要面臨最痛苦的時刻。《衛報》資深編輯 Larry Elliott 周一在個人專欄中比喻,這就像使用了 7 年高劑量的危險毒品後,所帶來的嚴重戒斷症狀。

Elliott 指出,相較於 2007 年的意外崩跌,讓華爾街措手不及,這次的股災其實是可以預見的,但是多年以來的警告都沒有受到重視。

金融危機後期,全球央行將大量現金釋放至市場,資產價格隨之上漲,2015年的數據則顯示這股趨勢正在迅速消逝。

安聯首席經濟學家海斯指出:「極端的貨幣政策顯然正在失去魔力,甚至無法影響資產價格。結果就是帶動資產成長的重要推手再也不存在,對儲戶而言,這絕非樂見之事。」

並非只有安聯有此結論,金融界人士長期警告。以量化寬鬆實施的貨幣刺激政策不僅未提高資產價格,也影響銀行借貸能力、通膨及全球經濟成長。

這次的問題,並非只在中國,中國的市場波動只是一個觸發點。西方的金融市場,過去 6 年一直是繁榮的牛市,但實體經濟卻仍處掙扎。以歷史標準來看,這幾年復甦的力道其實偏弱,但無法阻止股票市場一路飆升。

Elliott 認為,這波牛市最重要的理由只有一個,就是各國央行的寬鬆政策,不斷地施予經濟刺激,帶動股市上揚。

以英國來說,2009 年 3 月 9 日開啟貨幣寬鬆,當時 FTSE 100 指數在 3542 點,而今年 4 月 27 日的高點為 7103 點,大漲了超過 1 倍。相同地,美國 3 輪 QE 下來,S&P 500 指數在這段時間的漲幅,更高過 200%。

但市場也在擔心,當撤出 QE 之後,肯定會出什麼大事。如今英美都在準備升息,只是在衡量時機。而中國恰巧提供了拋售的觸發點,在中國經濟成長明顯放緩下,該來的總是要來,在這個前提下,造就了昨天的「黑色星期一」。

雖然中國救市的行動,似乎沒有必要而且毫無章法,但中國領導人似乎已下定決定。中國透過降息、降準等手段,營造寬鬆環境。長期來看,中國希望調整結構,擺脫對出口及製造業的過度依賴,但還未收到良好的效果。股市卻已先出現波動,當政府希望逐漸走向自由化時,卻見到外資正在加速撤離。

富達投資 Dominic Rossi 認為,目前發生在中國及新興市場的,是全球第 3 波的通縮潮,前兩波是 2008-09 年的金融危機,以及 2011-12 年的歐債危機。Rossi 指出,通縮是個雙面刃,在西方進口價格會變便宜,但出口到新興市場會更低。

經過 6 年牛市之後,英美的股票價格已經不再便宜,但是企業卻因為進口價格下滑之後,被迫也需要低價應戰,企業利潤將因此受害。

要如何處理這個現象,或許是再提供經濟刺激,但是,和 2008 年相較,如今利率已經趨近於零,可用的工具已經變得更少。而且,即使央行放棄升息計畫,再推另一輪 QE,也能預期效用遞減,刺激經濟復甦變得愈來愈困難。

中國人民銀行(簡稱人行)為挽救無量崩跌的大陸股市和避免經濟前景進一步惡化,今天無預警宣佈降息,這是去年11月來第5度降息,同時人行還下調銀行存款準備金率。

人行突如其來降息後,在新加坡交易的富時中國A50指數期貨漲幅應聲擴大至5.5%。負利率是牽動日本經濟最重要政策工具之一。目前該負利率政策導致日本2年期、5年期和10年期公債殖利率在大多數時間都陷入負值區間,不僅壓縮銀行和保險業者的收益,更重要的是,負利率使日本債券市場機能觸礁,難以理性繼續運作下去。

根據彭博報導,人行網站發佈公告,從26日起,下調1年期貸款基準利率1碼(0.25個百分點),至4.6%;1年期存款利率也下調1碼,至1.75%。

另外從9月6日起,下調銀行存款準備金率(存準率)0.5個百分點。

相關閱讀:

創作者介紹

資源回收

singl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