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心日月光集團跟黑心頂新集團有什麼差別,都是毒害台灣的黑心企業,眼中只有錢,都是賺黑錢,請參閱黑心頂新集團!! 
對黑心廠商仁慈,就是對良心業者及全民殘忍。試想,如果黑心商人無所不用其極,只求削減成本,對循規蹈矩的同業而言,無異是立足點不公平的競爭。法律不能重懲黑心商人,秉著良心做事的廠商反而會被淘汰,劣幣逐良幣的結果,就是台灣「商道」沉淪,代價由全民埋單。

日月光廢水污染事件:
2011年至2013年,日月光半導體K7廠多次被高雄市政府環境保護局發現稀釋廢水、放流水不合標準並被罰。2013年10月1日,高雄市環保局抽驗後勁溪溪水,發現溪水遭強酸廢水汙染,德民橋下方廢水的pH值為3.02,溯源追查找到日月光K7廠,但高雄市環保局稽查人員巡查卻發現廠方隱匿通報並抽引自來水至採樣槽供主管機關採樣,將完全沒處理的強酸廢水直接排入後勁溪。在日月光K7廠一樓採樣槽及地下一樓放流槽檢測,發現pH值分別為7.06及2.63,數字差很大,環保局質疑廠方抽自來水到一樓採樣槽是意圖矇騙。日月光副總林顯堂表示,10月1日因廠內維修中的儲槽感應器發生故障,導致洗滌酸液流到放流槽內,造成酸度異常,非故意以自來水混充放流水供採樣。對此,高雄市環保局長陳金德斥其為狡辯。

12月9日,高雄市環保局對日月光半導體處罰鍰60萬元。由於10月1日稽查人員在K7廠放流池採集水樣中,pH值為2.63,且鎳含量為4.38mg/L,引起各界對後勁溪遭污染的重視。後勁溪下游有高雄農田水利會引水口,供應梓官區、橋頭區農業用水,引起各界擔心當地農田是否遭受污染。環保局表示,日月光排放廢水酸度高且含鎳,恐會污染梓官、橋頭區的農業用水,而毒物科醫師表示,鎳是世界衛生組織認定的致癌物,人體若食用超量含鎳食物,可能引發肺癌、攝護腺癌,若農田遭重金屬污染,甚至需要長期休耕。高雄市農業局和海洋局於12月11日採樣農作物和漁塭集水樣本等,並暫時禁止採樣的農產品和漁產品出貨。


高雄市環保局也公布,本月十日在後勁溪下游橋頭農地採集的兩處土壤檢驗結果,發現包括砷、汞、鎳及鋅等八種重金屬含量,都符合食用作物土壤管制標準,但銅和鋅檢測值達一七六(毫克/公斤)、五三○(毫克/公斤),已超過監測標準,顯示農地確實遭到重金屬污染,必須公告持續監測。桃園縣環保局人員14日深夜突擊日月光中壢廠,發現晶圓切割機台製程水違法排廢水,桃園縣政府除下令三部晶圓切割機停機改善,進行封管作業,廠房照常營運。

日月光涉嫌偷排廢水,廠務處長蘇炳碩、廢水組主任蔡奇勳、廢水組專案工程師何登陽、游志賢、劉威呈5人明明知情,卻未處理廢水,依公共危險等罪被提起公訴,公司也被依違反廢棄物清理法起訴,但日月光董座張虔生和副總林顯堂則因罪證不足不起訴。
高雄地院上午宣判,蘇炳碩處1年4月、蔡奇勳1年6月、游志賢處1年10月、劉威呈處1年8月,均宣告緩刑4年至5年,何登陽無罪,涉及公共危險罪部分,全部認定罪證不足,並裁罰日月光公司300萬元,並可依犯罪所得酌量加重金額。

針對日月光污染案宣判,蘇炳碩廠長等4人獲緩刑,一人無罪,併科日月光公司300萬罰金,地球公民基金會主任蔡卉荀表示,形同沒有人真正為長期的汙染罪行負起責任,此判決不符社會正義。
蔡卉荀指出,日月光公司是汙染後勁溪的累犯,更惡意稀釋廢水、誤導稽查員,持續危害下游農漁產業,近3年來被環保裁罰達25件,絕非偶發事件,今日僅併科300萬元罰金,對年營收2000億的日月光來說,完全不符比例原則,更毫無嚇阻效果台灣的司法連「吃得安全、活得安全」的基本人權都無法保障,究竟出了什麼問題?


她說,若非上層授意,下層員工豈敢明目張膽惡意違法?但本案僅辦到廠長層級,未能追訴到張虔生董事長,又准予所有被告緩刑,形同沒有人真正為長期的汙染罪行負起責任,此判決不符社會正義
地球公民基金會並發表聲明指出,日月光超標排放強酸及有害重金屬到河川,卻因後勁溪上游還有其他汙染源而難以認定公共危險刑責,無法接受這項判定,因為案發後沒有要求日月光舉證釐清責任,環保機關也沒有提出資料佐證後勁溪中的污染來源與日月光無關。我們呼籲檢方再上訴,並要求環保署、環保局進行河川環境資料調查。
聲明也說,日月光公司已經實質復工,但至今仍沒有修復被它破壞的後勁溪環境,也沒有彌補下游農漁業的損失,明顯不願負擔環境成本,這是不負責任的作為,更凸顯將社會責任納入法規之必要,並呼籲立法院支持民間所提的《水污法》修法版本,明文禁止稀釋、繞流排放等不法行徑,提高罰則並將污染環境納入課刑責範圍。

日月光污染案上午一審宣判,高市環保局長陳金德提出兩個「無法理解」﹗無法理解日月光高層不知情﹖無法理解判一年多卻緩刑﹖間接顯示對判決結果的無奈。

以埋暗管排放汙水的日月光張家為例,溫州幫出身的張姚宏影與張虔生母子,從戒嚴時代就是靠著官商「關係良好」的建業起家。老蔣鼠肚雞腸、沐猴而冠,身邊侍衛近臣、閹宦佞倖,全都只用浙江人,因此寧波幫與溫州幫結黨營私,奸商土豪爭相逢迎來充當門神。   
日月光的母公司宏璟建設,當年供奉的監察人胡炘(前開發金總經理胡定吾的老爸〉,就是官邸侍衛長出身,退役後擔任駐新加坡商務代表。1989年2月21日,宏璟建設總經理張虔生(現在的日月光老董〉知道土城市台橡電子廠因汙染而屢遭居民圍廠抗爭,急著覓地遷廠,這塊工業用地將有機會變更地目,就由監 察人胡炘出面、用張虔生的個人名義,向台橡公司購買13筆土地,總金額14億7千萬,折合每坪14萬,也符合工業用地的行情。   

但在這筆交易裡,張虔生只拿出了3億2千萬,其餘11億5千萬,是在1992年6月26日簽約過戶前6天,也就是在20日由宏璟建設董事長姚張宏影 (張虔生的母親〉召開董事會,將公司持有的聖保羅建設、大統畜牧、嘉新畜牧、永光華金屬、鳳林、僑泰、宏總建設等股票及上海商銀的商業本票,交給張虔生向花旗銀行台北分行融資擔保貸借,這筆借款匯人張虔生的帳戶後,張虔生再開支票付款給台橡公司。   

半年後的1992年11月,再由董事長張姚宏影主持董監事會,決議以每坪28萬元的價格,向張虔生購買一半的土地,這樣一轉手,張家母子就掏空了公司 19億3761萬。五年後1997年7月,本案被調查局移送:1998年7月,各報皆有報導,宏璟建設透過關係,找了司法首長出面「關心」案情,還遊說部分證人與金融機構採不合作態度,檢察官洪于智在壓力下於起訴前臨時抽案,引發輿論一片譁然,檢察官才趁機於12月8日,起訴董事長張姚宏影、總經理張虔生、董事張洪本(張虔生之弟)、周朝章、鄭士豪及財務經理周家佩、監察人胡炘等人。
  
2000年12月26日、台北地方法院依偽造文書罪,將張氏母子各判處有期徒刑六年。但1998年7月10日各報皆有報導,1996年5月,調查局台 北市調查處在偵辦張虔生家族藉買賣土地掏空宏璟建設資產的同時,又發現了這一家族炒作自家股票的案外案。   

1997年年終時,證券期貨交易委員會經由股市交易監視系統,發現宏璟建設股票買賣異常,價格迅速飆漲後又重挫,顯示有人為操縱的可能,查訪後認為炒作集團和公司派有密切關連,函請台北市調查處協助查明真相。   

調查局在查訪後發現,張虔生、張洪本兄弟在日月光被稱為「大董、小董」,張洪本的老婆馮美珍,擔任日月光公司監察人,在1997年7月26日到8月11日的這段期間,涉嫌分三波段連續以高價買入手法,將母公司宏璟建設股票價格從每股30.3元拉抬到43.3元的高價。   

在這十四個交易日裡,日月光的漲幅將近百分之五十,集中市場的總買賣金額超過二十億元,結果調查發現,大部分都是馮美珍透過人頭帳戶在喊盤買進。調查局依違反證券交易法罪嫌,將馮美珍函送台北地檢署偵辦。   

其實在1997年年底,張家的競爭對手南韓安南集團,不堪張家持續放話攻擊,乾脆在台灣大登廣告,指責日月光集團,雙方爆發出激烈的文宣戰;另外在 1998年底,福雷電子TDR上市後,日月光也在高檔出清持股,引起市場相當矚目。還在新台幣貶值風潮下,日月光將售股所得匯出,也引起央行的嚴重關切。   


相關閱讀:
1. 抵制頂新味全-頂新101年、102年進的油都是飼料用油.
2. 抵制頂新味全-抵制「黑油頂新」成全民運動
3. 抵制頂新味全-台北台中台南新北跟進嗆「罰到倒
4. 連鎖超市拒賣頂新產品-黑心頂新「眼中只有錢」
5. 抵制頂新味全-賣黑心油炒房地產
6. 抵制頂新味全-頂新應重回校園接受正直的商業道德教育
7. 這個魏家這樣對台灣人民,台灣人你為什麼還不生氣?
8. 抵制頂新味全-全民一起打倒不良惡質財團
9. 抵制頂新集團-問題商品名單總覽
10. 抵制頂新集團-頂新產品懶人包
11. 抵制頂新集團-頂新毒害台灣 16縣市抵制
12. 全民怒抵制 頂新
13. 頂新集團旗下的正義公司所出產的油品疑似是動物性飼料用油製成-包括維力清香油、維力香豬油和正義香豬油等.
14. 抵制頂新味全 - 味全三重廠開發利益 換來尹衍樑出手相救.
15. 抵制頂新味全 - 消基會推抵制頂新APP 一搜產品全都露.
16. 黑心日月光集團跟黑心頂新集團有什麼差別,都是毒害台灣的黑心企業,眼中只有錢,都是賺黑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資源回收

singl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